攻约梁山

香港秒速赛车网上投注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山水话蓝天 本章:475坏蛋爱听的强者理论

众将对大战越发不敢看好。

欧阳珣的浓眉也皱起,瞅着监军和骠骑大将军,那眼神就象瞅着两堆臭狗屎.....

他叹口气,再次上前向将士们挥挥手,可这次将士们也同样没什么反应。就拿城上能看清的近前将士来说吧,他们看着欧阳珣的眼神少了之前的尊敬,目光变成同情可怜甚至是冷漠。

欧阳珣却笑了,提气大声喊道:“将士们,我知道你们不爱听那些口号话。我想和大家说点心理话,可是我这身体没力气喊。那么,本帅就请一位有力气的你们也愿意听听的人说几句。”

远处的将士们根本听不到欧阳说什么。

近处将士却眼露疑惑不屑:我们愿意听的人?太尉啊可怜的太尉。这除了你,谁对老子(爷爷)说什么,老子(爷爷)也没兴趣听半句。听大帅你讲,那也只是俺们尊敬你是个大才子好汉大官,是同情你快病死了才愿意耐着性子听几句。别人?你就省省吧你。省得俺们当场吐他......

欧阳珣却笑着坚持道:‘相信你们的节帅我。你们知道我不会骗你们。你们会喜欢的。”

他说着,突然回身向悄然立在最后面城墙边的蒙面人招招手,“来。请您给个面子说说吧。”

城上的众将官以及城下附近能听到太尉这话的人,都不禁一愣,什么人啊?以欧阳太尉之尊之傲骨,居然用敬称,还用个请字......这难道还有比太尉大帅更尊贵的主?

欧阳珣扫视了一眼城上众官瞧着赵岳的或惊讶好奇猜疑或轻蔑仇视的眼神,又瞧瞧城下将士投上来的好奇目光,脸上没什么,心里却一笑:这位可不一般,他哥叫文成侯,他爹叫海盗国王,他本人创立了海盗国强行引领这个世界.....你们若是知道了他的真实身份,无论是什么人,对他是什么仇视心态,只怕都只会立马化身舔狗,扑上去哭着喊着求当最忠诚的门下走狗......

一直冷眼旁观的赵岳也愣了一下。

他没想到欧阳珣会这样,事出突然,措手不及却不会慌乱无招,随即就大步走上前来。

作演讲,忽悠人,以前我不会,但现在我会呀.....为整顿土匪梁山军,我演讲过。我了解坏蛋们最需要的是什么,爱听的是什么,面前的宋军却也是坏蛋兵啊,皮不同,本质却是一样的....

他转瞬就大致想好了能说点什么,有信心,也有坏蛋们爱听的能引起坏蛋们共鸣的话讲.....

在十几万眼睛以各种眼神专注注视下,赵岳可没怯场一说。

两世为人,在这个愚昧落后野蛮残暴专横的世界里,他的心石头一样,比铁还硬比冰还冷,若不是母亲的慈爱与牺牲温暖了他的心,让他勉强接受了这个世界,若不是可爱可怜如野草一样生命顽强的妹妹小妖无意间触动了他,砸破了禁固他心的那层坚硬壳,透进了阳光,也放射出温情,若不是也降生在了这个糟糕世界的爱人神奇及时完好出现在他身边,让他感觉活着还有意义有希望,他不敢说自己不会化身现实中最可怕的魔鬼凶残毁掉绝大多数人,女真等一切和人形野兽没什么区别的,只会野蛮屠杀掠夺,只会拖人类文明进步后腿的各种愚昧种族,以及患有儒腐等各种精神病信仰病的人群,岂会有改变和融入新时代的机会。全杀光了多省事.....即便是这样,眼前的这些人,同族的汊人,在他心里也没几个算人的,游戏中的NPC而已,甚至远远不如。

面对NPC,他怎么可能会怯场....

他来到前面,向满脸淡淡笑容的欧阳珣点头示意了一下,恭敬轻声说了句:“多谢大人美意。”,做了个应有的场面,然后轻轻一跃上了城垛,迎着西北仍然凛冽的风稳稳站在狭窄的城垛上,缓缓向城外黑压压的大军高高举起了右臂,先是看了看正面的大军,放下手,接着向左向右依次举臂看去,这算是向众军致意,然后在远近无数各色眼神的盯视下开口了。

“众位好汉兄弟。”

六个字一出口,城里城外的人几乎全都一震。

这称呼,一听就让城外的坏蛋们意外却喜欢。最重要的是,蒙面人的声音太响亮了。

如果说韩存保的咆哮如雷鸣,能震得三五十米内的人一惊一颤,那么,蒙面人的吼声就真正是雷霆霹雳,不禁远远的中部大军能听清喊的什么,最远的后部大军也能听到声音。

赵岳的中气何等充沛。

他也不是单纯用嗓音喊的,那是发自肺腑的力量.....

只这一嗓子就震住了满城的官员与卫兵。

象韩存保之类的懂行的高手都面色一变,不是被猛然发生的这么大的声音吓着了,那不可能,而是他们很清楚,能发出这样的声音的人必定是功力高深到深不可测的高人。这不是嗓门天生大不大的问题。这需要极强悍的身体和底气功力为支撑。

城外的坏蛋们顿时对赵岳有了兴趣,满不在乎等着看各种小丑在城上表演的心态,变了。

赵岳一笑。

尽管蒙面,没人能看到他的笑容,但笑音能表明一切,雷霆般的喊声再次响起。

“你们好奇,这什么人哪?”

众将士都瞅着他,是啊,你,谁啊?你,哪根葱啊?

赵岳仍是笑音,“不要关注我粗糙丑陋面具,也不要留意我这身打扮。我——,不是官,不是军人,与官场毫无关系。我只是个民间草民,好汉,就象你们当中的绝大多数人曾经的那样。”

这话让城上城外的人全都一愣。

城上的官员们更是立即把目光投向了欧阳珣。但,欧阳珣却已坐下了,靠在椅子上微昂着头,却闭着眼,表情沉凝,无喜无悲,对外界的一切毫无反应。

监军太监、韩存保等又盯上了赵岳,目光变得轻蔑而森寒:草民啊,原来只是个贱民.....

城外的将士则诧异了,骚动了。

他们本以为这个军人打扮却穿着普通的蒙面人是什么神秘权势人物呢......竟然是个草民....

赵岳清晰感应到了背后一双双眼睛投来的杀机。

他,无人能看到的轻蔑一笑,大喝一声:“没错,我只是个卑贱草民游民,居深山,以虎豹为伍为食,说好听点是,俗称的民间侠客游侠,论社会地位身份连你们这些着军衣吃公饭的将士小卒都不如,但,我是强者。我和你们一样是中华民族的强者,是这个世界的强者。我,和你们不同的是,我比你们任何人都强大很多。我想,我有资格站在这和大家说说我的心里话。”

这话让众将士不禁视蒙面人为同类,心中喜欢却又不屑,不服,但无疑都更感兴趣了。

赵岳声音一落突然毫无征兆的跳下城。

这让大军一骇一愣。

这虽只是个乡野小镇,城堡却建得并不低矮,托水泥的便利,镇墙怎么也有两丈多高。这么跳下来.....这城下可是冻得石头一样的尚未开化的石渣子硬地。

但蒙面人却稳稳落地,连个踉跄都没打,什么事也没有,并且立即稳步走向大军。坏蛋们惊骇之余不解其意。赵岳也不走向大军形成的一个个方阵间的空隙,而是直接走向正面一队人。

这队坏蛋们瞅着撞过来的赵岳,坏蛋暴徒心性使然很不喜欢蒙面人的这种强横作派,不服,表示不怕,不但密立不动,还握刀动枪以示威胁,但,当蒙面人真走到眼前,不知怎么的,坏蛋们心一寒,又下意识挤向两边,自动裂开了条缝。赵岳走了进去,方阵中一条通道慢慢出现了。

赵岳一步步不快不慢却坚定稳步走着,就在不断分裂向前的军阵队伍里开始大喊:“我,是当世强者,强到什么程度呢?”

“你们都听说过女真的可怕。那是群真正的人形猛虎野兽,号称满万不可敌。可是,金军最骁勇能打的猛将前三五个加一起,他们也不是我对手,生死争锋,全得死在我手上。女真最勇猛的大将十个二十个加一起,想围杀了我,我也照样能脱身,并且能把他们杀个七七八八。

城上的韩存保本以为神秘蒙面人为达到吹嘘目的,会拿他当最好最现成的垫脚石讲出来以证明,不想竟然不是。

他大松口气,不用丢人了,随即却又不禁眯眼冷笑:你可真能吹,真敢吹.....

城外的坏蛋们自然也不信。

女直,那是真强悍到恐怖的存在,不是吹出来的。辽国,这么大这么凶野强悍的大国,欺负我们宋国一眼一眼的上百年只能憋屈忍让着,怼上小小到简直不值一提的女真却被打得惊恐甚至陷入日益绝望.....

这个哪根葱,你吹也得选个能让人接受的对象作例子踩。拿女真显摆你能,你吹过火了。

赵岳对两侧投来的耻笑目光无动于衷,大喝道:”我,是不是吹嘘,今日的大战,你们会看到。我,是来和你们并肩战斗的,不是来高高在上俯视旁观的。“

这话让众坏蛋们心里头猛地一暖,信不信蒙面人到底能多强悍不重要了,一双双看着赵岳的目光全化为了友善:这个神秘人是我们的同类,是我们自己人,至少在这场大战中是......

赵岳走在大军中,感受着坏蛋们心里那微妙的变化。

他心中有数,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一边继续往大军深处更远处走着一边大喊:”我本游民小民一个,国家大事与我无关。我本可以在深山继续我的平凡贫贱却悠哉自在的生活。我却还是来到了这里和大家一起投身这场血战,原因只有一个,我——,不想当亡国奴。“

”当个宋民已经生活不易了。辽蛮子,异族,我们在他们眼里根本不算人。辽国若是统治了中国,我,你们,全都是奴隶,连杂胡野人奴隶都不如的最卑贱悲惨奴隶,我,我们岂会有人日子过?深山到那时也不会是逍遥生活地,照样得遭受苦难,而且只会更凄惨凶险,会被辽军辽民当猎物肆意打杀,就象昔日女真遭受的悲惨那样。深山生活也再无清静的可能。”

“以异族的野蛮贪婪习性,他们只会肆意搜刮虐待我们所有人,肆意屠杀震慑我们。他们不是诗书孔孟的宋人,不懂文明礼仪,没有宋文明的慈悲宽容,只有野兽一样的本能,成了统治者,征服者,根本就控制不住天生的凶残贪婪野性,不可能善待我们。五胡乱华,杀得我们的种族差点灭绝就是最好的证明。不要用我们宋人的心去分析野人异族。对蛮子抱幻想,太幼稚可笑。“

“国家大事与我无关。但,我绝不接受束手当亡国奴,不能忍受在蛮子统治屠杀虐待下很自然地被族灭。国家,王朝,暂且丢一边。我们的民族却不能灭绝。民族兴亡,匹夫有责——”

后八个字,如天雷滚滚,传到远方的将士耳中,让坏蛋们心头一震.....

赵岳喊到这,收敛了轻松与笑意,怒火暴起,满身杀机。

“我,是强者。我们都是强者。我们是不肯屈服的义气男儿。我们汇聚在一起就是这个世界的最强者,谁敢欺负我们,谁敢试图虐待奴役屠杀我们,谁拿我们不当人,我们就把他撕得粉碎。”

“往日,我们欺负百姓,因为我们是强者,强者欺负弱者,这没什么好说的。当外敌入侵时,保卫百姓的却也必定是我们,因为我们是强者,强者保护弱者也是天经地义。”

“我们的弱者百姓,我们戏耍欺负可以,外人,不行——”

“外人欺负我们的弱者,欺负到我族头上,岂不是欺我族无人把我们也当成好欺负好随意杀掉的弱者?

我们不是弱者。我们是不可欺负不可小视的强者,我们是在代全天下的几千万弱者骄傲活着,只要我们聚在一起就没有什么打不败的。我们什么也不怕。区区被个人口少到一勺就能烩了的小女真就能打得随时会灭国的辽国,我们需要畏惧逃避他们吗?“

”我们都是骄傲的强者,需要害怕退化成渣渣了的辽军吗?”

“辽国,不行了,唯一比我们强的战马优势也没了。他们如今除了肮脏野蛮就一无所有。他们敢自大凶狂南侵,仗着的只是上百年欺压大宋总是忍让求和才积攒的那点优越感带来的自信心。”

“事实是,他们的优越感早没了,沧北军去年以一隅之地几万兵力就能打得庞大的辽国只能老实低头,就证明了辽国真废了。这次,只要我们顶住辽军靠野蛮愚昧腥臭摆出来的头几波凶威攻势,迎头坚定打回去,稍坚持一下,辽军就没了贪婪南下烧杀抢掠鼓起的那点勇气。

没了这点心气。他们就完了,只会被我们杀得惨败,成为证明我们才是强者的最好垫脚石。看以后,谁还敢小视我们。”

“我们都是强者,都是让辽国最忌惮最想除掉的隐患。辽军若是成了征服者,首先要做的就是哄骗利用我们,断不能让我们这些人活下去。两国之间这仗总是要打的,总要证明到底谁才是可以骄傲的强者。与其放弃抵抗成了悲惨必死的亡国奴,却为不被辽军抓去当替死鬼死在金军刀下,又不得不奋起反抗,不如就在现在,就在今日,就在我们团聚一起最有优势最有力量的时候就迎头坚决打回去。错过了今日,大宋必亡。我们只能是亡国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攻约梁山》,方便以后阅读攻约梁山475坏蛋爱听的强者理论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攻约梁山475坏蛋爱听的强者理论并对攻约梁山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