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临

北京赛车pk10网上投注

类别:其他类型 作者:纯洁滴小龙 本章:第一百二十四章 血夜

郑凡手里拿着刀,跟着这一群甲士正在冲锋,他没去指挥人,不似白天时他在皇子府邸时那般,享受着这些精锐亲兵配合自己的感觉。

现在的他,更像是海浪中被拍打被裹挟的一片枯叶,只是在走,只是在游荡,却不知道到底要去做什么。

靖南侯的那一句“鸡犬不留”,

宛若一声炸雷,到现在,郑凡耳畔边还“嗡嗡嗡”作响。

这和肖一波不同,肖一波是在四娘的死亡威胁下,为了活命,杀了自己的父亲。

你可以不屑肖一波的为人,可以不屑他的选择,但倒是能多多少少地理解一点,这是一种动物求生的本能吧,他不属于人的伦理纲常,但至少,还算是个兽类。

但靖南侯的这声命令,可是亲自下令给自己灭族!

靖南侯是被胁迫的么?靖南侯是被人拿着刀架在脖子上驱使着么?靖南侯是为了自己活命么?

最可怕的地方就在于:

他不是。

雅苑的四周由一条园内小河包裹,设计之初本是拿来附和流觞曲水的高雅,但现在,却成了包围雅苑田氏族人的最好地利条件。

雅苑内,近千田氏族人还继续围绕在田老爷和田母身边阿谀着奉承着期望着,男男女女,脸上都洋溢着笑容。

在这个时代,最讲究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明日,靖南侯将封王,而他们田氏的地位,将会得到进一步地拔高,日后田氏族人的日子,无论是在民间还是在朝堂上,都将获得更大的利好。

当一群群靖南军甲士将这里的四个出口包围时,大部分人还没意识过来,依旧沉醉在今夜家族的放纵之中。

一个个小娃娃围绕在田母和田老爷子身旁,膝下承欢,这是老人最喜欢的情景,田氏族人也知道这个,自然将自家的娃娃带上,专门负责陪伴逗弄老祖宗开心。

坐在外围一点的一些田氏族人似乎发现了忽然出现的甲士,然而,还没等他们质问出口,四个出口处的校尉就已经下达了命令:

“箭!”

四个出入口位置,甲士或持弩或张弓。

和眼前田氏族人放纵欢愉的场景比起来,此时这些冰冷冷的甲士,宛若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存在。

原本毫不相干的两幅画面,在此时,却被强行拼凑在了一起。

一如黑色的墨,倒入清水之中。

“放!”

墨汁,

开始渲染!

“噗!噗!噗!噗!!!!”

一名名还在举着杯的田氏族人中箭,他们至死都不清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田家的宅子,毗邻京城,宅子里,不光有诸多护卫,还有家族侯爷今日带回来的上千靖南军精锐,怎么可能让贼人悄无声息地杀到这里来?

箭矢横飞,在这般距离,甚至是可以有瞄准的前提下,箭矢威力,十分恐怖。

郑凡甚至看见有好几个中箭的族人在中箭后身上放出了光,显然也是入品的武者,但要么直接毙中要害栽倒下去,就算没一箭射死,在中箭之后是否还能继续提得起刀也难说,更何况,这里是宴会,因有皇后娘娘会来,所以聚集在这里的族人,无人敢携带兵器。

乱箭无眼,但田母和田老爷子所坐的位置,却是被箭矢最多光顾的位置。

这一幕,郑凡看得清清楚楚,与其说第一轮箭雨是想要造成多少杀伤,倒不如说是大家都很默契地,对田老爷子和田母,也就是自家侯爷的生身父母下了手。

田母和田老爷子以及围伴在其左右的那些人全都被射死在了那里,田母和田老爷子二人更是被一根根箭矢钉死在了太师椅上。

郑凡清楚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命令,是侯爷下的,他们不敢违令,也不会去违令,但若是第一轮箭矢不能直接将田老爷子和田母射死,等接下来短兵相杀过去后,换谁上去给田老爷子和田母来一刀,那个人,都不那么好交代。

所以,他们干脆就默认田老爷子和田母是死在了乱箭流矢之中,事儿,是大家一起做的,责,大家也一起担。

郑凡张着嘴,他还在喘着气,他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热。

第一轮箭矢之后,四个出入口的靖南军全部丢下了弓弩,抽出兵刃开始了冲杀。

他们配合默契,本就是军中精锐,而且其中真的不缺入品武者,哪怕田氏族人里也有功夫不错的人,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很难和这群靖南军甲士相抗衡。

这是一场一边倒的…………屠杀。

而屠杀的下令者,是这家的……少族长。

郑凡真不是在矫情,老实说,杀人,他真杀了不少了,也率军冲过乾国的城,更是在入城之后潇潇洒洒地走入绵州知府衙门里,将一众官老爷的脑袋割了带回去夸功。

一件件,一桩桩,证明郑凡绝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连“好人”的边都沾不上。

但此时,瞎子北的脸、魔丸的脸、四娘的脸,他们的脸,一张张的,都开始在自己脑海中浮现。

郑凡忽然想问自己一个问题,

那就是,

自己和手底下的这七个人,

和靖南侯这类人相比,

真的算是魔王么?

惨叫声,

哭泣声,

兵器入肉的声音不停的从四面八方传来。

郑凡没杀人,他没动刀子,他没有被眼前的景象给吓到,只是忽然眼前正在发生的一切,让他觉得有些可笑和荒谬。

四周的杀戮,还在继续,在这场景中,没人去在意郑凡到底在做什么,或者说,哪怕有甲士看见郑凡在什么都没做,也不会去怀疑什么。

因为他们先前收到的命令以及他们现在所正在杀的人,都已经足以让他们心神失守了,操控他们继续举起屠刀的,是靖南侯十余年在靖南军将士心中植入的一种本能。

有北面的镇北侯府为戒,历代燕皇对靖南侯这一位置一直都带着戒备,不光是那个位置上必须是自己的心腹,同时,为了保险起见,必要时,还会选择调离,至于制衡和掣肘,这是帝王心术的基本,就怕在南边再养出一座镇北侯府。

但这一代燕皇继位后不到三个月,就封自己的小舅子田无镜为靖南侯,靖南军上下,更是放予其一人为之。

训练、奖惩甚至是靖南军序列之中的将领选拔,都由靖南侯一言而定,燕皇绝不说二字。

银浪郡密谍司负责人,更是成了靖南侯的女人,也就是说,不光是银浪郡的这支靖南军,还包括银浪郡的间谍系统,也都在靖南侯手里。

十余年的时间,足够靖南侯将自己的影响力渗入到这支军队之中了,同时,中层的将领,更是受靖南侯一举提拔。

说句不好听的,莫说是屠田氏满门,就是靖南侯一声令下,直接命他们攻打皇宫,他们也会马上执行。

靖南军上下,不奉诏,只认靖南侯军令!

郑凡在一张侧倒在地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刀,放在脚下,左手,抚摸着自己的额头。

这会儿,他有点希望四娘或者瞎子能在自己身边,他想找他们说说话。

胸口位置的石头,开始微微发热,郑凡低下头,忽然发现有一缕缕血雾从四面八方被汇聚而来,开始向自己胸口位置的石头聚集。

是魔丸,在吸食这里新鲜的血气。

这一幕,做得很隐秘,没人会注意到,且四周喊杀声四起,更不会有人会观察到这个。

郑凡“呵呵”笑了一声,

没去阻止魔丸。

他对田氏,没什么感情,自然也不会为田氏不忿什么。

或许,还是自己以前太想把自己摘得太干净了吧。

无论是刺杀还是反刺杀,阴人还是被人阴,率军驰骋乾国,其实郑凡觉得,自己更多的是一种打游戏的心态在做事。

岔河村的事,不是他做的,他不会去做这种事,因为对妇孺平民的杀戮,不在他的游戏范畴之中。

若是现实,也能如同游戏一般,让人只是玩乐没什么心理负担,那该多好。

忽然间,郑凡的目光被自己靴子底下的一块蜜饯吸引住了。

这块蜜饯,有些眼熟,

同时,上面已经被鲜血染红。

郑凡深吸一口气,

而后仰起头快速地呼吸了好几声,

一种想骂人却不知道到底该骂谁的感觉填充心头,

刚刚还正想稍微矫情一下呢,

结果一盆冰水直接浇透了自己的全身,打碎了先前的一切。

现实,终究不是游戏。

郑凡伸手,将那块蜜饯捡起来。

他不想去找,也不敢去找,甚至不敢再多在四周看看,他不希望在这里看见那位叫辣妞儿的小姑娘身影。

上辈子,曾是一名原创漫画师的郑凡,在此刻,忽然明白了一个道理。

虚构的漫画故事,漫画情节,它再怎么匪夷所思,再怎么精心设计,它总是有属于创作者的逻辑在里面的。

而现实,

往往没有逻辑。

郑凡不想再待在这里听惨叫了,因为那块蜜饯的原因,他也不想再看向自己身后的场景,捡起刀,起身,郑凡走到小溪边,想伸手捞点儿水洗洗脸让自己清醒一下,低下头时却发现,田氏人的鲜血,已经将这本来象征着流水曲觞的高雅,给染红了。

“呵……”

郑凡直起身子,向外走去。

“田无镜,田无镜,你这畜生,畜生啊!!!”

外面,忽然传来了女人的凄厉叫声,带着愤怒,带着撕心裂肺的痛苦。

就在这时,郑凡看见一队身上被血污浸染了一层的甲士从自己身侧冲了过去。

郑凡提刀马上冲了过去,

那个女人一身紫色长裙,发髻已卸,显然先前是在睡觉,但此时,却披头散发地跪在雅苑外的溪水对面,在女人身边,有一群惊慌失措的太监宫女。

当这群浑身浴血的靖南军甲士冲过来时,那些宫女太监们吓得发出了一阵阵尖叫。

“放肆,站住!”

郑凡一声大喝。

前方十余名靖南军甲士停下了步伐,回头看向郑凡。

他们的眼睛里,泛着腥红,也不晓得是不是沾染了太多血水的缘故。

不过,郑凡清楚,他们是因为杀戮太多,已经有些疯魔了,近乎到了见到不是自己人就要杀的地步。

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哪怕是再训练有素的精锐,一旦放开了手脚地杀入,沉浸其中后,往往会不可自拔。

“侯爷之令,雅苑内鸡犬不留,雅苑外,不得杀一人!”

有甲士对着郑凡单膝跪了下来,他们是认得郑凡的。

有人带头后,剩下的十余名甲士则一起跪了下来。

他们先前的所行,近乎差点违背了军令。

“田无镜他人呢,叫田无镜出来见本宫,叫田无镜出来见本宫!”

皇后挣脱开了身边宫女的阻拦披散着头发向郑凡这边冲来。

郑凡持刀横身,挡在了皇后身前。

皇后撞在了郑凡身上,因为有甲胄加持外加郑凡好歹也是个入品武者的原因,皇后娘娘撞上去后直接摔倒在了地上。

“都起来,看住这里!”

郑凡下令。

十余名甲士马上起身,持刀而立,守住了这条路。

“给本宫让开,给本宫让开!”

皇后娘娘爬起来后发了疯一样开始拍打郑凡身上的甲胄。

“啊啊啊…………”

这时,一道女孩儿哭声传来。

郑凡寻声望去,发现在先前宫女太监群里,有个瓷娃娃站在那里哭,不是辣妞又是谁?

是皇后看她可爱,所以离开雅苑下去歇息时,把她也带走了么。

郑凡心里,忽然舒服了一些,人,总是有一种在悲惨事情之中找寻出可以自我安慰的本能,人们在嘲讽阿Q的同时,殊不知,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阿Q。

不过,郑凡忽然看见皇后娘娘居然拔出了一根凤簪。

郑凡当即伸手,在皇后娘娘要刺下来前一把攥住了皇后娘娘的手腕。

两世为人,

这还是郑凡第一次抓住身份如此尊贵的女人的手!

“放肆,你可知本宫是谁,你信不信本宫诛你九族!”

听到这话,

郑凡嘴角露出了笑意,

你他娘的威胁人的时候能不能用点脑子或者睁开眼看看,现在到底是谁的九族正在被诛?

在见到郑凡嘴角的笑意后,皇后气得脸色煞白,这绝不是抹了粉,是皇后现在气急攻心。

郑凡手臂向前一推,皇后踉跄地后退了好几步,被身后的宫女太监们搀扶住。

郑凡则后退了几步,笑话,他可不想继续站在这里给这皇后当靶子,皇后打打自己无所谓,反正有甲胄护持,就当帝王SPA捶腿服务了;

但要是拿个簪子给自己身上开几个孔,这亏,郑凡可不想吃。

后退几步后,郑凡大喝道:

“侯爷有令,雅苑内鸡犬不留,敢入雅苑者,杀无赦!”

“遵命!”

“遵命!”

十几名甲士发出一声大喝,刀口向前,直指皇后。

皇后被这个阵仗给吓到了,她清楚,她的身份,至少在此时,是一丁点用都起不到,自己再敢向前,这群丘八真可能会杀了自己。

就在这时,

一声闷雷忽然自远处响起,

紧接着是一声极为沙哑的厉啸:

“老夫闻到了血腥味,何方宵小,竟敢犯我田家!”

………

这座新观园,是田家以迎接皇后娘娘归府省亲的名义修建的。

原来,田氏的宅子就分东西两府,这一次是将西府翻修扩建成了新观园,而在雅苑内,伴随着田氏族人被屠戮,血腥味开始弥漫,血水开始伴随着小溪流入了东府之中。

东府内有一座道观,田家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相传当初田氏族长的位置,是落不到田老爷子的手上的,因为田老爷子的父亲也就是上一任田氏族长病故时,田老爷子才二十出头,太过于年轻,田家担心无法服众,所以想由田老爷子父亲的亲弟弟来承接族长的位置。

但那位田老爷子的叔叔,也就是这一代田氏族人的叔祖却不喜欢这些俗务,一门心思的痴迷于道学,见众人要让自己当家主,直接躲进了田氏东府中所修的道观里不出来了。

这家主位置,这才落在了田老爷子的头上,其实,撇开今日不谈的话,田老爷子确实是将田氏打理得很不错了。

“那是谁?”

站在靖南侯身边的杜鹃开口问道。

能一言如雷者,绝不是庸人,寻常的高手也根本无法做到。

靖南侯松开了握着杜鹃的手,

回答道:

“是你我的叔祖。”

“叔祖?”

“叔祖数十年如一日将自己锁在东府道观之中,一心求道,外人知其者甚少,甚至就连家里人,也只当是叔祖早疯了,是一个被关在家里的老疯子。

不过,我倒是清楚,我这位叔祖没疯,因为小时候,他曾想引我入道,也曾为我淬炼过身体,只可惜,我终究与道门无缘,更向往军旅征伐。

你且在这里等着,为夫去看看,想来是雅苑的血腥味,惊扰了叔祖的清修。”

………

“何方宵小,安敢在我田家放肆!!!田博楷,你人呢,你人呢!”

一名须发全白的老者正站在道观顶上大声呼喊,若是近距离去看他,可以看见他的双目,早已浑浊一片,倘若郑凡在这里,定然会觉得这老头得了极重的白内障,而且是治不好的那种。

当然了,郑凡不会歧视盲人。

毕竟,家里还有一个很不好相与的瞎子在。

“来人呐,来人呐!”

老者的神智已经有些不清醒了,其身上的道袍,也早就破烂不堪。

他圈禁自己数十年,一心求道,吃喝供应,早些年一直都是由田氏族人供应,不过后来,田氏下人发现他忽然不吃饭了,送过去的饭食今日是什么样翌日收回来时也依旧是什么样。

田博楷还曾因此特意入道观看过,出来后,田博楷只是吩咐以后不用送饭了。

若不是里面时不时地会传来笑声或者诵经声,田氏族人可能还真以为这个叔祖已经死了,但这种不吃不喝的架势,还真是让人觉得奇怪无比。

“来人,田博楷呢,人都死哪儿去了,来人!”

老者不停地大喊着,在其周身,肉眼可见一缕缕青光在环绕。

“叔祖。”

靖南侯走到了道观门口,躬身下拜。

“你…………你是谁?”

老者面向靖南侯,鼻子忽然吸了吸,

道:

“这味道,好熟悉,小镜子,是你么,小镜子?”

“回叔祖,是无镜回来看你了。”

“啊哈哈哈,小镜子原来你在家啊,哈哈哈,那就好,那就好,虽然当日你没从老夫我问道,但老夫清楚,你这小子习武天分一直极高。

有你在家,想来家里是出不了什么事的,我现在嗅着的血腥味儿,必然是那群赶来进犯之宵小所流,是吧?”

“回叔祖的话,宵小,已经被无镜杀了。”

“嗯,该杀,就该杀!那就行,那就行,老夫还当有什么事儿呢,呵呵,你在家就行,有你在家,老夫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

对了,你与你父说说,他也一把年纪了,别舍不得放权,也别再隔三差五地纳妾了,那么一大把年纪的人了,也不嫌害臊,这不是耽搁人家小姑娘家么。

你叫他明日来这里找老夫,他若是想多活几年,就陪老夫念念道家心经,家里的事儿,他也该交给你了。”

“回叔祖,父亲,明日来不了了。”

“咋嘞,病了?”

“父亲应该已经去了。”

“啥?博楷那混小子已经走了?何时的事,为何都没人通知老夫?哦,也是了,老夫二十年前就叫你们别送饭了。”

“今日,刚才。”

“刚才,小镜子,你是说那些上门的宵小,已经将博楷害死了?”

“死了。”

“可恶,敢尔!到底是谁家出手?是司徒家还是吴家?不对,难不成是蛮人?也不对,也不对,难不成,是他姬家?”

“是无镜。”

“…………”老者。

“老夫眼睛已经瞎了多年了,如今这耳朵也越来越背气了,这话都有些听不清楚了,小镜子啊,你刚刚说啥了?”

“是无镜率靖南军,在诛田氏一族。”

“你,你,你!你荒唐!!!”

老者周身,一道道青光溅射而出,道观屋顶的瓦砾瞬间被碾碎,澎湃的气势开始宣泄。

“小镜子,小镜子啊,你为何,为何要这般做?”

靖南侯伸手解开了自己脖子上的扣子,血红色的披风随风飘落在了地上。

同时,

缓缓道:

“我燕人为东方御蛮数百年,是该出去看看了。”

————

感谢她化大自在天成为《魔临》第71位盟主。上架那段时间新上萌和打赏的亲很多,感谢大家的支持,谢谢。

另外,求一下推荐票和月票吧,因为龙最近字数写得比较多的原因,咱的字数已经超过推荐票数很多了,牌面啊牌面还是要的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我的书架

如果您喜欢,请把《魔临》,方便以后阅读魔临第一百二十四章 血夜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魔临第一百二十四章 血夜并对魔临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